顶点好玩的ag视讯游戏 > 凤鉴录 > 百零八、试验新阵法(五)

百零八、试验新阵法(五)

?热门推荐:
????这股奇异的五行雷火让张子潇非常在意,显然这股五行雷火一出现在身上之后,灵涡的力量就减弱了一些,五行雷火似乎对灵涡有一定的克制作用,但马上之下就注意到,五行灵火并非是在克制灵涡,而是在将其纳入火焰之中炼化。

????子潇还是头一次见到灵气和神识可以被炼化成了许多细小的粉末,若不是这些莫非时而在火雷光芒下反射出许些光点,她根本都不会注意到五行雷火中居然还会出现这种物质。

????她伸出手去想要将一些粉末抓来看看,可是那些粉末在一碰到子潇的肉身之后,便直接进入了她的肌肤之中,这一变故令她顿时有些惊骇,赶忙检查起身体内部,生怕出现什么问题。

????可是无论她怎么检查,都无法发现这些粉末到底给她的身体造成了什么影响,仿佛那些粉末本来就应该是她身体的一部分的样子。

????一阵惊异过后,她还是决定不再去触摸火焰中的粉末了,也许一点点没什么事情,可万一多了,危险就会暴露出来了呢?灵涡不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吗?

????只是眼下这种情况让子潇有点不知所措,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她的身上了,五行火何时变异成了五行雷火,她一点都不清楚,五行雷火又是怎么克制灵涡她也不清楚,那些古怪的粉末能进入自己身体的情况,就更不清楚了,这怎能让她不感到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掌握呢?

????一时间她竟然胡思乱想了起来,莫非棋手一直隐藏在自己的身边?悄然无声的对自己的身体做了什么改动?还是说自己根本就是被垣给骗了?这些阵法什么的是早就针对她准备好的?

????这些疑问不断地打击着子潇的信心,身上的五行雷火顿时变弱了许多,灵涡又开始不断的从四面八方牵扯起她的身体,仿佛要将她一口气撕裂一般。

????身体的疼痛让子潇顿时从迷茫之中惊醒了过来,现在哪里是分心乱神的时候,稍有不慎自己可能就会完蛋了!将心思重新集中起来,让阴阳内丹转动如前,五行雷火再次升腾。

????暂且不论那些粉末到底是什么玩意,对付掉灵涡才是正道,也不再去想要不要吸收这种力量了,反正垣之前也准备让这些力量消散,还不如用来测试一下自己的五行雷火到底威力如何。

????这些五行雷火显然是寄宿在阴阳内丹上的,只要合理的催动阴阳内丹,五行雷火的威力便会增加,在子潇不断的尝试之下,终于掌握了控制五行雷火大小的手段。

????正当她准备一口气让五行雷火将灵涡消灭时,垣突然出现在了这个空间之中,一看到子潇身上奇特的五行雷火,和已经被控制住势头的灵涡,垣顿时惊奇道“真了不起,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手段啊,什么时候炼成的这种雷火?似乎比我的雷魂幽火还要强大,恐怕以后异火的记载之中,又要多一笔了。”

????子潇并没有立刻回垣的话,而是透过火光和灵涡观察着垣的神情,她其实知道自己的怀疑很可笑,垣现在对自己算得上毫无保留,再怀疑她实在有点过分了。虽然这么想,但她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双眸,而垣也在和她的目光相对时,感到了一些不对劲之处,疑虑道“怎么了?是不是这股异火也有问题?”

????“咳……”子潇清了清嗓子,将目光游弋开来,“没有,还好啦,只是我刚才胡思乱想的太多,导致我有点魂不守舍的,垣姐,洛芸没问题了吗?”

????垣对子潇的态度有些不满,撇嘴道“她没什么问题,可以算得上是因祸得福吧,至少功力又提升不了少,恐怕过段时间炼化掉体内的冗余灵气,就可以达到练气大圆满阶段了,你还是专心对付灵涡吧,还需要我帮忙吗?”

????子潇感觉到垣的声调中的那些情绪,略带歉意的回道“不用啦,对了,垣姐,你注意到了么?这种五行灵火中有一种粉末,是被灵涡被炼化后出现的,你知道是什么东西吗?”

????垣定睛看去,惊奇的点头道“啊,我注意到了,那些会微微闪光的东西是吧,好像是某种类似丹粉的玩意?奇怪了,难道你修习过以身化鼎之法?”

????子潇闻言微怔,沉吟道“呃……对,好像是,垣姐你忘记了?我看过那些丹经,还有结丹时参悟过圣主留下来的成丹之法,可能就是那时炼成了吧?我都没有注意过……看来这还真是棋手留下来的后着?”

????现在想想,当时飞升走的龙族留下来的那五本丹经,除了基础的百草丹集之外,很多都是讲解化鼎之术和内外丹法,后来自己在结丹时还真的参考了不少,可能就是在结成阴阳内丹时候,不知不觉的炼就了化鼎之躯,只是自己一直没有注意到罢了。

????“如果真的是棋手所为,那你就更不用去想棋手是不是什么创主了,至少那五本丹经我都看过,实用是很实用,但完全没有达到天人级的水准,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倒是多少暗合你说的事情。”垣说着也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????子潇一边将灵涡炼化,一边也开始思索起垣的话来,垣的话中确实有不少切入点可以证明这个棋手不是创主一级的人物,但谁又能保证不是棋手的另外一枚棋子所布置呢?

????她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,知道垣根本不想承认自己是被人计算的一个环节,垣的自尊心从一开始就不愿意承认这一切,即便意识到了某些重要的东西,可最初的时候还是对对子潇有所隐瞒,直到五行试炼之后才逐步对子潇敞开了心扉,认同了子潇对棋手的猜测。

????可再进一步的推论垣却依然保留了一定的态度。

????事实上,子潇也觉得自己对棋手的判断是不是有点过了头……不然怎么解释这名棋手有这种通天大能,却偏偏要等她出现才推动这一切呢?

????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合情理。

????。